以弱胜强 —— 在费卢杰的沙地与陆战队

 js77888金莎     |      2019-12-21 22:35

6名三角洲队员和40名陆战队员共同对抗300多人的敌军

Hollenbaugh 在不同的位置穿梭开火,独自一人扮演了一整支步兵队的角色,抵挡蜂拥而至的敌军……

2015年第87届美国奥斯卡金像奖的入围名单之中,曾长期默默无闻的军事题材电影《美国狙击手》无疑是最大的黑马,共计获得了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改编剧本、最佳音响效果、

编译:puredieeasy

图片 1

图片 2

节选自:Relentless Strike: The Secret History of Joint 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作者:SeanNaylor

节选自:Relentless Strike: The Secret History of Joint 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作者:SeanNaylor

2015年第87届美国奥斯卡金像奖的入围名单之中,曾长期默默无闻的军事题材电影《美国狙击手》无疑是最大的黑马,共计获得了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改编剧本、最佳音响效果、最佳电影剪辑5项提名。于是坊间的许多小伙伴纷纷怀着猎奇的心理慕名找来这部电影观赏。不过此后影评却呈现了两极分化的趋势,除了写实、深刻的褒奖之外,沉闷、压抑、毫无亮点的抗议之声可谓此起彼伏。那么这部电影究竟如何?或许我们应该从原着入手,细重新梳理其人物原型——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成员克里斯·凯尔的人生,以及好莱坞名导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在剧本改编和镜头语言运用之上的那些“匠”。


采编、翻译:dieeasy

图片 3

当 MSG Don Hollenbaugh 听到北面300米处的清真寺尖塔中传出来的祈祷声时,天色依旧漆黑一片。这种萦绕心头的声音令三角洲队员感到不安。“这不会是美好的一天,”他警告了跪蹲在身旁的SSG Dan Briggs ——一名28岁的三角洲军医,此时他们在费卢杰西北处的一个街角。“之后可能很快就会有麻烦了”。

图片 4

“这世上的人分为三种,羊,饿狼和牧羊犬。有些人天真地以为,世上没有魔鬼,而当仇恨来到家门口时,他们无力自保,这些人就是绵羊。对立的存在,则是使用暴力的捕食者,这部分人信奉弱肉强食,他们如同饿狼,捕食弱小。除此以外还有一些人天性善良却被赋予猎杀的天赋,他们守护羊群,这一小部分人生来就是要直面豺狼的威胁,也就是牧羊犬。我的家里不收留绵羊,如果谁要做饿狼,我也绝对不允许,我们保护自己的家人”。

图片 5

(接上文:以寡敌众 —— 在费卢杰的三角洲与陆战队

这是电影之中男主角凯尔童年时代,其父在饭桌上对其兄弟的一番人生教导,也被视为整部电影的文眼。但事实上这一段在原着中并不存在。根据凯尔的自传小说中的描述,他的家族自祖辈以来便定居于美国德克萨斯中北部,其父虽然曾在西南贝尔公司和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工作过,不过似乎并没有从在那段职场生涯中赚到什么钱,以至于凯尔一家每个周末都只能在一辆破房车里度过。联系到德克萨斯州虽然拥有着以休斯敦、圣安东尼奥和达拉斯三角区为中心的生物科技“新硅谷”,但总体来说仍以石油工业和畜牧业为经济主体。因此凯尔家族最终选择回家“务农”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Staff Sgt. Dan Briggs

看见手雷滚到了遮阳篷下后,已经受伤的 Boivin 跳下楼梯,撞到了 Zembiec 和他的无线电操作员。而在手雷爆炸前,Hollenbaugh 刚好有足够的时间蹲在楼梯间的墙壁后面避免炸伤。他注意到这次的手雷和前两次的手雷大概都是从同一个位置扔过来的。随后他从自己防弹衣上的弹药包中拿出一枚手榴弹,一边向屋顶那边走去一边拉开了插销。“大概走了四分之三的路程我就松开了手榴弹的握片,数一、二、三,然后把手雷扔下去来炸那个家伙。”他回忆道,“之后就再也见不到手雷扔过来了,不过你也不知道。”之后他快速在屋顶上兜了一圈,从一个射击孔到另一个孔,用M4朝他看到的目标和疑似敌军出没的位置打了很多枪。之后他回去检查 Boivin 的状况,而后者正坐在楼梯口,用手扶着头,“Larry,你还好吧?” Hollenbaugh 喊道。“是的,Don,我没事。” Boivin 轻声回答,但他的脸色很苍白。原来之前包扎好的绷带已经松动,导致他大量失血。Hollenbaugh 用新的Kerlix绷带盖住了伤口,这次他更加小心谨慎,将绷带绑得紧紧的,以至于 Boivin 担心它可能会压伤自己的头骨。

作为美国面积仅此于阿拉斯加的第二大州,德克萨斯州可谓地广人稀。因此凯尔家族有着自己的猎鹿场,也正是在这里凯尔七八岁的时候便拥有了自己的猎枪,并狩猎过包括火鸡、鸽子、鹌鹑、野鹿在内的各种大小动物。不过他更多的时间要花在照料自家牧场的工作中去。如电影中般轻松惬意的童年时光似乎并不存在于凯尔真实的生活之中。

那天凌晨4点,6名三角洲特种部队成员和大约40名来自海军陆战队第1团2营E连的士兵在联军边界前方悄悄推进了300米。三角洲小队包含 Hollenbaugh 以及 SGM Larry Boivin ——他们分别是战斗支援中队的行动士官和高级破门手,还有三名A中队的狙击手,以及 Briggs 。第四名狙击手占据了后方的一座建筑物,在那里他可以观察巡逻路线并警告前方出现的任何事物。Hollenbaugh 和 Boivin 在海军陆战队的请求下提供了一种特殊的增援火力:AT4火箭温压弹。AT4在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的步兵队伍中无处不在——但三角洲的温压弹版本并不在其中,因此海军陆战队员们都对这些武器羡慕不已。这种武器像所有AT4一样,采用肩扛方式从一次性火箭筒中发射出来,而他们的工作原理是在密闭空间内迅速释放热量和压力,正确使用的话破坏力极大。三角洲队员们已经训练了海军陆战队如何使用该武器并向他们提供了弹药,但陆战队员们仍旧不是很习惯使用温压弹,因此请求 Hollenbaugh 和 Boivin 陪同巡逻队进入费卢杰亲自发射这些火箭筒。“他们认为自己接受的训练还不够充足,” Hollenbaugh 说,“考虑到这些武器的杀伤力,我认为是正确的决定。”

图片 6

图片 7

在城市边缘驻守了几天后,美军部队担心叛乱分子已经发现了他们的“盲点”——从这些地方武装分子可以在联军不知觉的情况下发动攻击。而清晨的巡逻就是为了“调和战场……这样狙击手可以改变他们的路线并且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可以使用这些温压武器。” Hollenbaugh 回忆说。当他跪下并向Briggs 耳语的时候,陆战队员们正清理并攻占十字路口南北相对的一对房屋。三角洲队员进入南边那栋,在大约十五米长十米宽的平坦屋顶上就位。而陆战队员们也同样占据了北面房子的屋顶以及其他楼层。两个房顶都有低矮的围墙环绕。美军士兵们在黎明前的一个小时内用锤子在墙上凿出孔,以创造战斗位置。陆战队员们期待着一场战斗,他们不会失望。

Boivin 下到二楼的一个露天庭院,跟陆战队员们一起继续作战。Hollenbaugh 则一个人待在屋顶上战斗,他从一个位置转移到另一个位置,在每个位置只停留一小会儿,打上几枪或者扔一枚手榴弹——而他总共带了16枚:12枚是普通的破片手雷,另外4枚则是温压手雷——从本质上说,这相当于一款手动投掷版本的“AT4温压弹”,其需要在密闭空间中才能取得最佳的杀伤效果。随着叛乱分子进入旁边房屋,Hollenbaugh 将他的温压手雷扔进了敌方的窗户中。“有一对儿”命中了目标,他说道。这位经验丰富的特战人员不停地躲避着手雷、火箭弹和子弹,他需要想尽一切办法拖住叛军。当一辆悍马到来撤离伤员时,藏在南边一栋建筑里的叛乱份子从上层窗户中使用一挺隐蔽好的机枪朝医疗兵射击。由于在自己位置的南侧墙壁旁无法看到敌方的机枪,Hollenbaugh 通过敌军枪管喷出的可见烟气来判断出机枪手的位置。然后他按照自己计算出的角度朝胡同的墙壁上射击,让跳弹飞进敌方的窗户里。那挺机枪最后安静了下来。Hollenbaugh 把他的注意力转向了东北方向的一栋叛乱份子占据的房屋。“我将子弹‘送’入那个屋子中。”他说,“通过地板和墙壁让子弹反弹进去。”

1992年,高中毕业的凯尔考入州立塔尔顿大学,在此期间凯尔的确参加过一系列驯服野马的骑术比赛,但似乎远没有电影中所描述的那样成功。大一快结束时,凯尔意外坠马导致手臂、肋骨多处骨折,因此他并非是电视中那样是被女友戴了绿帽才结束自己“骑士”生涯的。而其最终选择加入美国军队,也并非是受1998年8月7日坦桑尼亚和肯尼亚美国大使馆遭遇汽车炸弹袭击事件的刺激。事实上他第一次前往征兵站是在1996年。而主要的动力来自于经济上的窘迫。大学毕业之前,凯尔在一个名叫大卫.兰德拉姆的牧场主手下打工,虽然提供食宿,但每月仅400美元的收入,显然无法满足一个成年男子的发展需求。正如凯尔自己所言:如果不加入海豹突击队,我仍然是个牛仔,但如果当牛仔,养家糊口就捉襟见肘了。

图片 8

一个小时后,Hollenbaugh 只剩下最后一个弹匣和最后一具AT4温压弹发射器。他的耳朵在周围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嗡嗡作响;他的喉咙和鼻腔中充满了火药烟雾、RPG促进剂和C4炸药的味道;他的靴子沾着同事的血迹在尘土飞扬的屋顶上穿行。对面的机枪再次开火。他拿起自己最后的AT4火箭筒,就在此时 Zembiec 出现在屋顶。“嘿,Don,是时候离开了。”陆战队上尉说到。“让我把这一发射出去。”三角洲队员回应道,扛起AT4。Zembiec 就跪在 Hollenbaugh 的后方,距离之近以至于进入了火箭筒的后焰区。Hollenbaugh 为了不伤及他,又往前移动了一点,然后发射。火箭弹飞入了机枪据点的窗口边缘并爆炸。“机枪被打哑火了。” Hollenbaugh 后来说。他满足地跟着 Zembiec 走下楼梯。这时他才意识到其他人早已撤出。只有他一个人扮演了一整支步兵队的角色阻止了叛乱分子攻占南楼。“我从没去想自己是独自一人在战斗。”后来他在接受费耶特维尔观察报(The Fayetteville Observer)采访时说到。“我很高兴当时有人统计了一下人数。”

不过凯尔的参军历程却远没有电影中那般顺利,由于此前坠马受伤凯尔的手腕处被植入了多枚钢钉。这是基于这一原因他在第一次的征兵体检中被刷了下来。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凯尔因未修满学分而从大学退学,又因为不堪繁重的工作而不得不离开大卫.兰德拉姆的牧场。走投无路的他甚至选择离乡背井,前往科罗拉多州谋求发展。但事实证明,虽然同为美国的农业大州,但多山地形的科罗拉多州并不适合来自平原的凯尔,而就在他不得不厚着脸皮打电话给曾经的雇主——大卫.兰德拉姆,希望能重回他的牧场之际,一个来自美国海军征兵处的电话却永远改变了其命运。

Master Sgt. Don Hollenbaugh

一名陆战队员,19岁的一等兵 Aaron Austin 在战斗中阵亡。鉴于三角洲特战队员的英勇表现,Hollenbaugh 和 Briggs 都获得了杰出服役十字勋章,Boivin 获得了银星勋章。

图片 9

随着第一道闪光,一枚火箭推进榴弹轰炸了南边的房子,紧接着几分钟后,机枪扫射了过来。当Hollenbaugh 从他的战斗位置窥探时,另一发火箭弹就在下方几英尺的位置爆炸,距离之近,以至于他感觉到了热浪和沙粒扑面而来。“幸运的是,我戴着一个耳塞,还有护目镜。”他回忆说。他立刻把另一边的耳塞也放入耳中。“嘿,注意一下我这边,我要下楼看看火力来自何方。” Hollenbaugh 告诉 Boivin 。

【Donald R. Hollenbaugh】 AWARDS BY DATE OF ACTION: Distinguished Service Cross

美国海军之所以选择重新招募体检不合格的凯尔入伍,不得不从美国的兵役制度谈起,美国的征兵工作分为两套机构,其一是国家征兵署负责的政府兵役登记系统。根据美国法律,年满18周岁的美国男性青年必须到征兵署及其在全国各地的兵役委员会进行登记。这一兵役登记系统将美国全国分为东北部、南部、中西部、西南部、中部和西部六大区,每大区设一地区局,辖若干州的兵役工作,其基层单位则是遍布全国的2000多个兵役委员会。但这套系统只是为了保障美国政府对全国适龄兵役人口的调查摸底,除非出现类似第二次世界大战那种规模的战事,否则不会正式投入运转。1940年11月美国政府便要求所有21-35岁的成年男子必须到当地征兵部门进行义务登记,然后通过全国抽签的方式来决定谁去服兵役。

出来后,他爬上了墙去检查RPG在房屋上留下的“飞溅”痕迹。这位经验丰富的队员可以分辨出火箭弹在撞到墙上前已经略有浸湿,而这意味着它是从远方射过来的。Hollenbaugh 尽可能精确地追踪了一下火力射过来的角度,之后返回楼上以获得更远的视角。在300米外的一些碎石中发现了一个小黑洞后,他认定这就是RPG射手的位置。他用M4朝那个洞中射了几枪,并告诉陆战队的前线观察员将那里标记为潜在的迫击炮目标。

AWARDS BY DATE OF ACTION: Distinguished Service Cross

真正承担平时征兵工作的,是美国国防部下属各军种的募兵系统。既然不是义务制征兵而是招募志愿者,那么各种洋溢着“正能量”的征兵广告便必不可少。近20年来,美国各军种每年在征兵工作上投入的宣传经费都在1亿美元以上。其常规做法有:每年向适龄青年邮寄近2000万份宣传材料;免费向全国300余万名高中生邮寄包括军人职业介绍等内容的各类杂志;开展公益活动,提升军人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等等。除此之外,美国军方和政府为服兵役者提供了许多优待措施,如优厚的薪金待遇、享受免费医疗保健和各类保险、服役期满后可获得助学金进入大学深造、拥有“绿卡”的外国移民在军中服役一定年限便可转为美国公民身份等等。

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中,叛乱分子探查美军阵地并偶尔和美军互射几枪。三角洲狙击小队队长 J.N. 决定将他的人员撤回到另一个狙击手位置,在那里他们可以更好地利用步枪的射程。在与 Hollenbaugh 交谈后,E连指挥官 Doug Zembiec 上尉派两名陆战队员到屋顶接替狙击手。算上他自己、Boivin,Briggs,以及两名陆战队员,Hollenbaugh 计算出屋顶上有足够的人员来进行火力覆盖,特别是考虑到北面房屋的陆战队和后方的三角洲狙击手。

【Lawrence Theodore Boivin】 AWARDS BY DATE OF ACTION: Silver Star

但即便如此,每年的征兵工作仍是困难重重。这其中除了二战以来,美国现役军官晋升的机会减少,军旅生涯的吸引力下降之外,还有美国经济、人口结构变革的整体影响。统计数据表明美国经济越景气,民间失业率越低,军方就越招不到兵。而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美国正值克林顿执政时期,经济相对景气,失业率长期维持在4%以下。另一方面,美国社会老龄化的趋势日益明显,非白人族裔增多等因素,也令美国军队的征兵工作日益艰难。而由于工作性质的不同,各军种之间更呈现冷热不均的现象。一般来说,技术兵种工作环境相对优厚,能够学到很多实用技术而受到热捧,相反陆军和海军陆战队以及空军、海军一线侦察部队则由于条件艰苦、风险较高而倍遭冷落。正是基于以上种种因素,隶属于美国海军的“海豹突击队”最终向凯尔所谓“红脖子”敞开了大门。无独有偶,另一位近期知名度颇高的美国前海豹突击队成员——“孤独的幸存者”马库斯·鲁特埃勒也来自德克萨斯州,且与凯尔同期受训。

图片 10

==========================================================================

图片 11

Douglas Alexander Zembiec,后升为少校

相关阅读:

Chris Martin 的 《Modern American Snipers: From The Legend to The Reaper---on the Battlefield with Special Operations Snipers》对这次战斗有更为详细的记述,以下贴出中译版的片段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虽然此书的翻译错误令人发指(比如把手榴弹翻译成“火箭弹”,一些战斗细节也完全翻译错了),但这一段的描述的确更加详尽地展现了三角洲特种部队和海军陆战队官兵面对数量占绝对优势敌军的英勇战斗,不论是三角洲军医 Dan Briggs 为了救治伤员奋不顾身地冒着敌军火力穿梭,还是破门手 Boivin 在头部受伤严重失血的情况下依然英勇战斗,亦或是海军陆战队员们负伤作战、让队友先接受救治等等,都令人印象深刻。

而其中表现最为出色的无疑是三角洲特种部队的 Don Hollenbaugh,作为火线上唯一的 Operator【三角洲的Operator专指通过了完整OTC行动人员课程的战士,一般在军刀中队服役,担任攻击手或者狙击手,负责主要的军事作战行动,之前的三名A中队狙击手也是Operator,不过他们转移到远处的狙击位置负责火力支援了;而 Briggs属于三角洲的技术支援中队,不属于Operator,当然即使是支援中队,也要接受严酷的特种作战训练,只不过更侧重专业技术】, Hollenbaugh 体现了一名特种部队老兵所能爆发的强大战斗能力。他独自一个人穿梭在不同的射击位置开火,给敌军造成了多名防御者的错觉;利用跳弹射击无法直接瞄准的敌人;使用轻武器、手榴弹、火箭筒等手边的一切武器向敌人还击,自己一个人承担起了掩护其他人撤离的任务,有效阻滞了敌军的同时还能让自己全身而退,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他因此能获得优秀服役十字勋章,这是仅次于荣誉勋章的陆军重量级嘉奖)

图片 18右数第二位即为 Don Hollenbaugh

==========================================================================

因为本次行动而获得勋章的除了文中提到的三位三角洲队员外,还有参战的陆战队员们:唯一阵亡人员 Aaron Austin 被追授银星勋章,Perez Gomez 和Thomas Adametz 同样获得银星勋章,还有不少官兵获得了铜星勋章。

图片 19

Douglas Zembiec

Douglas Zembiec 一战成名,被称为“the Lion of Fallujah”,最终以少校军衔退役。之后加入CIA SAD部门,于2007年在行动中牺牲,并被追授银星勋章。

图片 20

Lawrence Boivin

Lawrence Boivin 服役24年后从三角洲部队退役。于2012年不幸死于车祸,就在被撞的一刹那之前,他将身边的妻子推到了安全地带。

图片 21

Donald Hollenbaugh

Donald Hollenbaugh 服役20年后,于2005年退役。

图片 22

Daniel Briggs

Daniel Briggs 在后来的行动中左臂被炸伤,留下了永久的疤痕。值得一提的是退役后的 Briggs 最近受曾经的战友 Tyler Grey 之邀,参与了美剧《Seal Team》的拍摄。他的INS账号:

图片 23

Grey和《Seal Team》导演之一 Melanie Mayron

图片 24

图片 25

《ST》演员A.J. Buckley,Briggs和另一名退役三角洲Dave Nielsen

图片 26

图片 27

图片 28

图片 29

图片 30

《Seal Team》S01E03

图片 31

《Seal Team》S01E12

图片 32

在两名陆战队员到达屋顶的几分钟内,随着美军位置的信息被传播扩散,叛军的火力突然急剧增加。大约300名武装分子坐着卡车加入了战斗。成千上万的子弹和数十发火箭弹侵袭着两栋房屋的墙壁。叛军是“真的以为这是对费卢杰的全面进攻。” Hollenbaugh 回忆说。“他们把身上所有的弹药都倾泻到我们这里。”利用附近房屋之间的小巷和阵地,叛乱分子已经足够接近以至于可以将手雷投掷到北部屋顶上,炸伤了几名陆战队员。听到伤员的喊声,Briggs 离开了他的位置,和前线观察员一起,冲过了两栋房屋之间的无人地带,以帮助治疗和撤离伤员。 Briggs 有至少六次将自己暴露在敌军的火力之下。

关于“海豹突击队”前期的“魔鬼训练”曾在很多影视作品中被传的神乎其神,但无论是凯尔还是马库斯在其自传小说中对其均采取轻描淡写的态度,俯卧撑的同时承受教官高压水枪喷射、乘坐充气式橡皮艇出海再游回海岸、躺在冰冷的海滩上承受海水的洗礼,这些训练或许亲身经历的确难熬,但并未超出公众的想象。究竟是“海豹突击队”还有何不传之秘?还是所谓精英训练本就返璞归真,世人不得而知。总之,经历了脚骨骨折、耳膜穿孔等波折之后,凯尔还是顺利的通过了“海豹突击队”的“地狱周”训练,而这些意外在电影中均被一笔带过。反倒是不惜笔墨的描述了凯尔与妻子塔雅的相识、相恋的历程。而这一部分在小说中则均由塔雅的日记来表述。而有趣的是凯尔在决定与塔雅结婚前夜被队友各种恶整,而电影中的凯尔在结婚典礼上虽然带伤,但导演却并未交代这些瘀伤的来历。

对于美军来说情况已经十分危险,叛乱分子的数量跟自己是10比1,敌军沿着两座建筑物的墙壁移动以围住他们。在一片喧嚣中士兵只能通过呐喊让其他人听到,美军部队朝楼下的攻击者开火并扔手雷。在南部屋顶的 Hollenbaugh,Boivin 和两名陆战队员正在跟叛军奋战——这对四个人来说是一项艰巨的工作。之后一枚手雷落在屋顶上并爆炸,两名陆战队员受了重伤,其中一人站了起来。“他的手放在脸上,血从手指间流了出来,真的惨不忍睹”。Hollenbaugh 回忆说。由于担心陆战队员暴露在叛军火力下,三角洲的 MSG Hollenbaugh 将他带到了拥挤的楼梯间,然后回到另一名受伤的不知姓名的陆战队员那里。那名陆战队员躺在地上,用手指着一个方向——他以为自己的同伴还躺在那。“先带他走,先带他走。”他跟 Hollenbaugh 说,Hollenbaugh 对这名勇敢无私 的陆战队员印象深刻。“这家伙正在向后爬,地上留下了一条血迹,你就知道他伤得有多厉害。”后来他说。“我已经救下他了。”三角洲队员告诉这名陆战队士兵,然后抓住他的腰带把他拉起来,将其移到楼梯间。

凯尔的军旅生涯从“911”事件开始,但与电影中表现的不同。他并非以狙击手的身份加入伊拉克战场,而是一名手持M60的机枪手。2003年3月20日,凯尔及其他11名海豹突击队成员乘坐MH—53“铺路者”型直升机突入伊拉克南部港口重镇——法奥半岛。这场战斗对于初上战场的凯尔而言,可谓充满了新奇。但战局的发展却并不尽如人意,“海豹突击队”机降之后便发现所有突击车都陷入泥泞之中动弹不得,不得不徒步接近目标。好不容易控制了目标区域——炼油厂。又遭到了大批伊拉克政府军的围攻。最终凭借着A—10攻击机的支援,才勉强打退了对方装甲部队的进攻。而第二天抵达的英国陆军更令“海豹突击队”的队员们品尝到“背叛”的滋味。

图片 33

当时的情况是伊拉克军队利用一辆改装的皮卡向“海豹突击队”所据守的炼油厂发射了一枚迫击炮弹,炮弹并未爆炸但却不断冒出白烟,正被所谓“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搞的极度紧张的英国士兵连忙躲进了油库并关闭了大门,将友军全部关在了门外。虽然最终被证明只是虚惊一场。但向来脾气火爆“海豹突击队”也不能将兵强马壮的英国陆军怎么样,毕竟对方才是法奥半岛战场上的绝对主力。而随着战事的推移,美军也将注意力转向伊拉克腹地,扫荡法奥半岛及攻占重镇巴士拉的任务被移交给了英国人。而这个方向的战斗也逐渐演变成了一出拖拖沓沓的肥皂剧

SGM Larry Boivin

最戏剧性的高潮出现在2003年3月27日。英军发言人前一天刚刚再次宣称完全控制法奥半岛,随即便发生了伊拉克军队自开战以来的第一次正面出击。据英军发言人称,驻守巴士拉的伊军从3月25日起连续三次试图突围,3月27日更是大规模出动,排成100到120辆坦克、装甲车纵队向法奥半岛发起反攻,英军第3突击旅和第7装甲旅在空中力量的支援下才击退了伊军攻势,击毁大约20辆装甲车和坦克。伊拉克方面则称击毁一架英国战机和11辆装甲车。英国媒体称:这是自二战以来英军所经历的一次最大规模的坦克战。

伴随着 Boivin 的掩护,Hollenbaugh 不停地在他自己的战斗位置和陆战队员离开后留下的空档之间穿梭,用M4步枪射击并投掷手榴弹。另一枚敌方手雷在房顶爆炸,弹片命中了 Boivin 的耳朵和手臂后侧。“Don,我中弹了。”他喊道。在三面被墙环绕的楼梯间开口处,Hollenbaugh 迅速给 Boivin 做了包扎处理。他打开一个由三角洲队员携带的“行动包”——里面包含了手雷、备用弹匣、信号装备以及医疗用品,拿出 Kerlix 纱布绷带和绿色的头巾。他将 Kerlix 绷带包在 Boivin 的头部伤口上,并用头巾捆绑住,然后让 Boivin 转过身来面对他。“你看上去真酷。”他嘲笑了一下这位破门手。尽管伤口很严重,Boivin —— Hollenbaugh 后来描述他为“一个非常非常硬派的人”——仍然要回到战斗中,两人注意到了在陆战队的遮阳蓬下面,有一个像老鼠一样的东西在移动。直到所有人意识到了那是什么,他们瞪大眼睛看着对方,同时喊道:“手榴弹!”

不过法奥半岛的战斗与凯尔所在的“海豹突击队”并没有什么关系,此时美军关注的焦点已经移向了巴格达的门户——幼发拉底河畔的小镇纳西里耶。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一师奉命夺取这座城镇,但结果却差强人意。而凯尔所在的“海豹突击队”则负责执行侦察任务。尽管凯尔自称遭遇的正面冲突不多,但在战斗中期所在的小分队还是数度被围,如果不是海军陆战队主力前来接应,结果实难预料。不过这些情节在电影中统统被跳过了。凯尔在伊拉克的战斗似乎一开始便是从其回国后进入狙击手学院深造后开始的。而事实上在凯尔回家接受狙击手培训的同时,他还接受导航员的培训。直到2004年9月重返伊拉克战场之时,他的身份仍不是一名狙击手,而是奉命协助波兰“雷鸣特种部队”的一名联络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