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军已跻身双航空母舰时期 但意气风发主体难点还需化解

 金莎官网     |      2020-01-12 14:01

图片 1

摘要: 从现阶段来说,中美培养航母舰载机飞行员还有一个最显着的差别,就是中国海军可以从大批现役海航飞行员中选拔舰载机飞行员。这是一种精英选拨模式,类似于现在美军F-22飞行员选拔模式。 ...歼-15战机降落在辽宁舰甲板。 新华网发表新华军事评论员郑文浩的专稿文章称,从广义上来说,舰载机飞行员既包括固定翼舰载机飞行员,也包括直升机这类旋翼舰载机飞行员。从难度来说,培养固定翼舰载机飞行员肯定要超过直升机飞行员。而具体到难度,主要存在于起飞和降落两个环节上,而降落的难度还要大于起飞的难度。  培训舰载机飞行员,首先是一个选拔的过程。以美军为例,参加航母舰载机飞行员选拔的必须为少尉以上军官,主要来自位于佛罗里达州的海军航空学院和海军航空兵军官候补生学校,年龄为18~32岁,身体条件是视力不能低于0.5、矫正视力不低于1.0,不能是色盲,深度视觉不能有缺陷。身高不能超过1.96 米,男性不能低于1.58 米,女性不能低于1.47米。第二步候选人还必须通过一系列的航空选拔系列测试,既有数学和语文、机械教程、航空航海、立体空间认知以及航空兴趣等知识性测验,也有生理测试一系列生理、心理和背景测试候选者是否适合飞行。第三步,学员要接受海军航空兵的知识教育和地面训练预训,包括基本军事科目、航空基础理论、海上求生与自救等。第四步预训结束后,学员将被派往海军训练航空联队(训练中队)接受初级飞行训练、基础飞行训练。第五步,基础飞行训练后,教官会判断学员适合哪种机型的飞行,然后将其编入不同训练中队进行高级飞行训练,全部课程通过者才有可能成为一名航母舰载机飞行员。其中,飞行培训包括14~18个月的陆基训练和6个月的海上实舰训练,培训时间约为陆基飞行员的2倍,每人平均价格200万美元。  单纯从飞行员的选拔上,中国海军和美海军标准并没有太大的差别。从中国海军招飞官网上可以看出,中美两军海航招飞的标准主要差别在性别和身体条件上。中国海军目前还没有招收女飞行员,而美国海军航母上已经有了女舰载机飞行员;而中国海军招飞对视力的要求更严格,不像美海军一样能够接受激光矫正视力的候选者。  从现阶段来说,中美培养航母舰载机飞行员还有一个最显着的差别,就是中国海军可以从大批现役海航飞行员中选拔舰载机飞行员。这是一种精英选拨模式,类似于现在美军F-22飞行员选拔模式。据中国军网透露,我军首批舰载机飞行员年龄在35岁以下,飞过至少5个机种,飞行时间超过1000小时,其中3代战机飞行时间超过500小时,且多次参加过军兵种联演联训、重大演习任务,是所在部队的种子飞行员和重点培养对象。从成熟飞行员中挑选,这就省却了前期飞行员培训的时间,从而加快了中国航母成军的速度。 不过,培养舰载机飞行员的难度不在于空中驾机技巧,而主要在于航母上的起降。而根据舰载机起降方式的不同,又分为两种不同的培训方式。美军舰载机均为弹射起飞,这实际上一定程度上简化了训练内容,因为在弹射阶段飞行员几乎不做任何动作,只要发动机没有问题,弹射速度达到标准,战机基本就可以成功起飞。美军的主要培训重点在降落部分。一般学员在初级训练完成后,就要接受舰载机的降落训练。一些文章称,美军在新泽西的莱克赫斯特航空试验中心(Lakehurst)的弹射和拦阻设备是用来训练飞行员的。这实际并不准确。莱克赫斯特航空试验中心主要任务是改进现役弹射器的弹射性能和研制新一代的弹射和阻拦设备,并不是让初级学员来练手的。美军海军航空兵学员练习航母起降,首先是美国海军金斯维尔基地和米德里安基地,进行航母着陆的地面模拟训练,学习如何用T-45C教练机的尾钩来“钩住”阻拦索。在这一阶段完成后,飞行员将直接在现役航母上进行降落训练。飞行员要进行14次降落,其中要求要有10次以上成功钩住阻拦索才算合格。  相比之下,俄式航母的滑跃式起飞,对飞行员的培训就要更复杂一些。因为重型以及中型舰载战斗机,在滑跃甲板起飞是需要飞行员精确控制发动机的推力和各飞行舵面,操作比弹射起飞要复杂。而且滑跃式甲板在战机高速滑行中,会给飞行员带来“撞墙”的错觉,因此也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苏联为了训练“库兹涅佐夫”航母的舰载机飞行员,1977年特别在靠近建造航母的黑海造船厂边上的乌克兰克里米亚半岛萨基海军机场,建造了“尼特卡”地面训练中心。相比美军的莱克赫斯特航空试验中心(Lakehurst),“尼特卡”是一个真正集飞行员训练和航母起降技术试验的基地。整个基地不但建有模拟航母甲板的停机坪、滑行道、跑道、机库等设施外,还有完全模拟实舰的“地面仿真全钢结构滑跃起飞”甲板。可以说就是把“库兹涅佐夫”航母的甲板、拦阻系统、着舰引导系统完全搬到了陆地上。该装置甚至装有液压系统,可以模拟航母在海上航行时产生的横摇。此外,当时的苏联还准备在“尼特卡”中心安装一部弹射器,来试验弹射起飞舰载机,准备在核动力航母“乌里扬诺夫斯克”号上使用弹射起飞,但由于苏联解体该计划被终止。12 / 2 页下一页

  当中国军迷们为歼-15舰载战斗机模型亮相珠海、以及“鹘鹰”的精彩表演与未来改进而欢呼雀跃时,从11月3日开始,美国海军下一代舰载战斗机F-35C已经在“尼米兹”号航空母舰的甲板上完成了100次弹射起飞和102次拦阻着舰。

图片 2

  而这距离这两架F-35C首次完成航母上的起飞着舰试验仅有10天,也就是说,在持续十天的时间里平均每天每架飞机要进行5个架次的起飞和着舰。可见美国人为了尽早获得在舰载机领域上的技术优势,“也是够拼的”。

随着我海军两艘航母同时出现在大连造船厂,航母话题又一次热闹起来。在目前情况下,可以预见002号航母依然和辽宁舰一样,以国产歼-15战斗机为舰载机主力。一些网友根据网上流传的歼-15照片,推断歼-15的产量较少,特别是去年部分媒体宣布歼-15暂停生产消息,结果被后续出现的新一批的歼15照片给否定了。目前来说,歼15的生产暂时不是问题,真正有问题的是另一个关键性因素。

  随着歼-15在今年批量投入服役,加上其高精度模型已经在航展上进行了公开展示,代表其技术已经完全成熟。而面对美军现役主力F/A-18E/F,以及即将服役的F-35C的强势压制,再根据我军历来“装备一代,研制一代,预研一代”的发展规律,中国海军已经到了预研下一代舰载战斗机的时候。

海军信息化委员会主任尹卓少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目前我航母战斗群全面形成战斗力所面临的严重问题,是飞行员数量的不足。这条消息一出,确实让人有些惊讶,但是仔细一想,也确实是这么回事。真要培养大批量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我们确实还有几个瓶颈必须突破。

  根据各方消息,在本次航展上进行精彩飞行表演的“鹘鹰”战机在改进之后有望成为我国下一代舰载战斗机,而在室内展出的“鹘鹰”战机模型也明显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改进。但新浪军事认为,目前这种改进仍然是基于对飞机本身性能的完善,更多是着眼于陆基中型四代机技术发展的特点,对上舰的考虑仍然远远不够。“鹘鹰”要想满足海军舰载战斗机的技术要求,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首先,航母舰载机飞行员的训练不同于空军和海军岸基部队的飞行员,如果说飞行员是百里挑一,那么航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则是飞行员里的百里挑一。航母的尺寸远小于同等条件下的陆基机场,但是数十架各型舰载机能够实现有序的起飞、降落、同时还要确保甲板调度不受干扰,这个难度远大于陆基机场,因此,海军的舰载机飞行员必须经过更多更严格的训练。目前对于我国而言,航母训练是一个完全崭新的课题,涉及航母舰载机的调度、管理、保养等等一系列都是全新的科目,这些核心的东西,美俄并不会告诉我们,只能我们自己去摸索,摸索就需要时间,并且要允许试错。

  目前,世界上唯一的第四代舰载战斗机只有F-35B/C。刨去垂直起降的F-35B不算,常规起降的F-35C虽然在型号发展中由于种种原因长期受到来自各方的非议,但不可否认的是,融合了美海军最新航空技术的F-35C,仍然代表着世界舰载机发展的革命。其具备的优秀隐身性能,大载弹量,高度综合化的先进航电系统和联网作战能力,以及高可靠性和维护性都为其他国家下一代舰载战斗机的发展定下了一个很难超越的目标。

由于我军原先完全没有航母这样的重型装备,甚至没有两栖攻击舰可供参考,所以飞行员的训练都是从0开始摸索,最初我国曾经借住过乌克兰的尼特卡系统用于培训我军首批舰载机飞行员。尼特卡系统是苏联时代,为了培训库兹涅佐夫级航母舰载机飞行员,专门开发的一款陆上训练系统,具体说,就是在地面上用水泥浇筑出一个和航母甲板一模一样尺寸大小的模型,并安装上滑跃甲板和拦阻索,并标注出斜角甲板,用于海军训练飞行员。我国随后在青岛修建了我们自己的尼特卡系统,但是毕竟飞行员的训练都是从0开始,所以从辽宁舰的辅以历程我们不难看出,第一批舰载机飞行员和甲板调度人员用了近3年的时间才具备了成熟的航母起降、编组、甲板调度、油弹装卸和飞机例行检查等操作事宜。

  而从美国海军本月进行如此高密度的F-35C舰上操作训练来看,不仅证明美军对F-35C非常渴望,希望早日获得在预定战场内对假想敌三代改进型战斗机的绝对技术优势;也说明F-35C的真实技术状态要远比在媒体渲染下“问题多多”的那个F-35C要成熟,我军很快就将面对第四代隐身舰载战斗机的威胁。